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名家生平] 關山月先生簡介四

5 已有 553 次阅读   2020-08-01 10:32

關山月先生簡介四


試論嶺南畫派和中國畫的創新

香港中文大學當代中國繪畫研討會講演稿 (上)

關山月

 

  在中國現代繪畫史上,嶺南畫派的創始人高劍父、陳樹人、高奇峰等前輩,于二三十年代提倡新國畫運動,反對自清末民初以來彌漫畫壇的摹仿守舊之風,對中國畫的革新和發展,有過相當影響,所以從一開始它就受到進步人士的支持,也遭到某些保守勢力的攻擊和反對。經過半個多世紀的實踐檢驗說明,嶺南畫派不但是在現代中國畫的歷史發展過程中產生一定影響的流派,而且時至今日仍然是具有強大生命力的。嶺南畫派並沒有隨著時光的流逝而消亡,相反,它隨著歷史的車輪一同前進,而且不斷發展、壯大。但由於種種原因,國內美術界三十多年來對嶺南畫派的研究是不夠的,與港、澳、臺灣及海外的同道們相比,我們是遠遠落後了。故此,對我們來說,有關嶺南畫派的研究課題,還是十分新鮮的,包括對這一畫派產生的歷史背景,它所起的歷史作用,先驅者們的理論主張和歷史貢獻,嶺南畫派構成的主要特點及它今後發展的展望等等。這些問題,都有待進一步討論,下面僅就個人的理解,談幾點意見。 


(一)

首先,關於“嶺南畫派”這個名稱。這一名稱並不是哪個嶺南畫家自封的,它是在歷史發展過程中,由畫派以外的人們創造的。當年高劍父老師留學日本,受到日本畫家參酌西方繪畫以革新日本畫的啟發,同時又接受了孫中山先生民主革命思想的影響和辛亥革命火熱鬥爭的洗禮,於是立志對固有的舊中國畫進行革新。他和陳樹人、高奇峰先生以異軍突起之勢,揚起新國畫的旗幟,以自己的天才功力和嶄新的畫風,給當時畫壇以耳目一新的印象。時人為表示敬仰,稱他們為“嶺南三傑”。後來“嶺南畫派”這個名稱,也就約定俗成地留下來了。而當時高、陳諸先生對“嶺南畫派”這個稱號,並不滿意,因為它帶有狹窄的地域性,容易使人誤解為只是地區性的畫家團體;更主要的缺憾是沒能體現出吸收外來營養使傳統藝術更加發揚光大的革新國畫的理想,所以劍父老師從來沒使用過“嶺南畫派”這一名稱,而寧可自稱是“折衷派”。在他心目中,“折衷”這個用語,也並非全為貶意的,只謂博採眾長,合於一身而已。但長期以來,人們習慣於接受“嶺南畫派”這個名稱,而且它已經造成廣泛的影響,所以也就被寫進了現代美術史冊。


那麼,嶺南畫派的藝術特點究竟是什麼?它何以能夠形成一個曆久不衰的畫派?對它的歷史作用和現實意義究竟該如何認識和評價?


最近在廣州美術學院嶺南畫派研究室主持下,召開過一次關於嶺南畫派的學術座談會。會上有人提出:嶺南畫派實際是代表了一種思潮、一種主義。我本人也很傾向於這種觀點。雖然我們還未進一步探討它代表的究竟是什麼思潮、什麼主義,但畢竟這個提法本身,接觸到了嶺南畫派的思想基礎問題。因為一個畫派的形成,必然有它的宗旨、理想和追求的目標,或者說是指導思想,不弄清嶺南畫派產生和發展的思想基礎,就難以對它作出恰當的評價。


嶺南畫派的思想基礎,是和我國辛亥革命前後蓬勃發展的民主主義思潮一脈相承的。如果我們不局限於“嶺南”這一地域性的狹窄概念,而是對它的藝術理論和革新主張作客觀的分析比較,那麼,能否歸入“五·四”新文化運動的範疇和體系,也可以討論。為說明這些問題,最好是聯繫嶺南畫派主要創始人高劍父老師的思想和業績。


劍父老師早年東渡日本,雖然目的是進修繪畫,但他在日本首先接觸到的則是從事民主革命的活動家們,他和廖仲愷、何香凝諸革命志士朝夕相處,思想上的影響是不言而喻的。因此,當一九零五年孫中山先生創立同盟會時,劍父老師和樹人先生都毅然參加,成為早期的盟員。高師還奉派回國,擔任了同盟會廣東支會會長的職務,在省、港、澳積極開展革命活動。他曾經在自己的畫室裏,秘密製造炸彈,去刺殺清廷的高級武官,並親身參加了黃花岡武裝起義以及光復廣州等重大戰役。高師的頗具傳奇色彩的經歷,恐怕在世界著名畫家中,都屬罕見的。回顧高師早期的這些活動,可以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作為一個畫家和嶺南畫派的創始人,高師首先是一位民主主義的革命家。他的藝術革命的思想志趣,是受著他政治革命的精神哺育而生髮開來的。高師早在四十年代所寫的一篇論文《我的現代畫(新國畫)觀》中,曾作過如下的表述:“兄弟追隨(孫)總理作政治革命以後,就感覺到我國藝術實有革新之必要。這三十年來,吹起號角,搖旗?喊起來,大聲疾呼要藝術革命……”這不是對於我們探討嶺南畫派的思想基礎十分有幫助的第一手材料嗎?


嶺南畫派的產生,順應了當時的革命思潮,對陳陳相因,了無生氣的舊中國畫壇,起到了一定的振聵發聾的作用。以高師為首的前輩們,對尊古成風、墨守成規的保守勢力,發動了勇猛進攻。在保守勢力和傳統觀念還十分強大頑固的當時,嶺南畫派當然也遭到種種圍攻、壓制甚至侮辱,一直到嶺南畫派作為一種新生事物已經無法予以否認時,也仍然有人對它進行種種曲解、譭謗或儘量貶低它的歷史地位。比如有人視之為“日本畫的翻版”,有人只談它愛用熟紙、熟絹及撞水、撞粉法,因而僅從師承關係把它的創始人推到居廉、居巢以至宋光寶、孟麗堂等。這些都沒有抓住問題的本質,因此也就未能準確地對嶺南畫派作出實事求是的評價。


當然,作為一個畫派來說,不能排除它具有鮮明的地方特色和具體的師承關係,也不排除它在技法上有某些共同的特點和慣用的手法,但這不是主要問題,特別是對嶺南畫派這樣一個具體流派來說,更需要作具體的、歷史的、全面的考察分析。


嶺南畫派之所以在中國現代美術史上產生廣泛的影響,受到進步人士的支持肯定,主要原因是它處在新舊交替的歷史時期,代表了先進的藝術思潮。它揭起的藝術革命旗幟,主要以新的科學觀念對因襲、停滯的舊中國畫來一番改造。它主張打破門戶之見,大膽吸收外來的養料,使具有千百年古老傳統的中國畫重獲新生,它反對尊古卑今的保守觀念,強調緊跟時代的步伐,創造出能夠反映現實生活和時代精神的新中國畫,它強調新中國畫不是為了表現自我,只滿足個人陶醉欣賞,也不是狹隘地為少數人服務,而是為了更多人能夠接受它,即為了時代的需要去追求一種大眾化的、雅俗共賞的美的藝術。


當年高師的這些主張,正說明了:一、嶺南畫派之誕生於二三十年代的中國畫壇,是歷史的必然。它和當時蓬勃發展的民主思想與科學觀念是緊密結合的,因此可以說它是那個時代的進步思潮的產物。二、嶺南畫派的主張具有一定的科學性,是反映和符合事物發展規律的,是經得起時間的考驗的,因而嶺南畫派絕不是一個時過境遷的歷史概念,而是具有一定生命力的思想體系。它的某些主張及其歷史經驗,對今日的畫壇,仍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和現實意義;嶺南畫派因此不但沒有消亡,反而還在發展。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