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收藏·市场] 刘二刚丨我的好画还未出来

已有 867 次阅读   2019-07-11 23:20

我的好画还未出来

文/刘二刚

闲时翻翻画作,触景生情,大画小画,横卷竖条,真要给自已点赞。这么多啊,怎么弄出来的?也有不大满意的,随手加加裁裁,再不满意就撕了。忽发联想:如果前天普吉岛海船失事,如果其中有我,我的绘画生涯也就仅此了。不能啊,我还有许多事情沒有做。

朋友说:这“如果”不吉利,不能说的。好像不说,人就不会死似的,死,是个迟早的事。傅抱石61岁,徐悲鸿58岁,陈师曾47岁……我的同事李老十才39岁,上天是不是让才气横溢的先走一步呢!我已70古来稀了,还像拉磨的骞驴,忙的哪一出呢?

人都怕死,现在到处大谈养生之道,如何吃,如何玩,如何舍得花钱,一切为了健康,健康为了活着。是的,可活着並不仅为了健康。不然跟一只宠物狗宠物猫也差不多,有什么意义?

驴子拉磨当然也只是比喻,是我画画的自作自受,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年龄段我都在自已走过的路上留下一点痕迹,自觉沒有白过。有不解的人会问:你整天忙,得过什么大奖?有过什么头衔?有車有别墅么?我说:年轻时也曾经把这虚荣当个事儿,不知“我之为我”,热闹热闹,一热就闹。人的觉悟有时说来就来,于是画《你玩你的,我玩我的》真是豁然开朗,不亦快哉。

江湖有江湖的门道,惹不起,躲得起。书画有书画的门道,曾以为著书立说可以正身,未料才找到一点自已的东西就被人偷了,偷得好的还能看看,偷得不好的还要用我的名字,不是太气人了么?幸亏现在市场不好卖。我有一张画题的是“且不与你论短长”,于是暂不画老头了,便画大画,我的简笔山水料他们偷不去的。近作一联:“废画三千始有得;好诗半句不能添”,是有感而写的。吴冠中晚年在家撕画,有人可惜:“撕的都是钱啊!”你不到那个境地,哪知道为什么呢。

黄宾虹、齐白石晚年的画最佳,大器晚成。世人多是看到他们辉煌的一面,我则看到他们彼时的困惑和寂寞。齐先生“宁饿死京华,公等勿怜”宾虹老“五十年后才有人懂我的画”不亦辛酸!他们命大,也是上天又一种安排。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近来怎么老是听到熟悉和不熟悉的朋友说走就走了,真是遗憾。我曾写过一篇《录梦枕》,希望科学家发明一种仪器,把我美好的梦想赶快用形象录下来,就省了我熬灯砚田,裁纸磨墨了。想归想,似水流年,时不我待。还能走多远?青年人已不想和我们玩啦!还是要加油。当感恩绘画最好的时代,三十多年来,让我们追回绘画本体,我有许多好画尚未画出来。好画会是什么样呢?这年头,聪明的人太多,不可说,不可说。

2018年小暑

刘二刚,1947年7月生于江苏镇江。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

1959年从事美术工作,曾在镇江画院18年,工厂8年,江苏美术出版社8年,1999年为南京书画院书画家。

先后在南京、北京、上海、及海外举办过个人画展。曾参加“百年中国画展”、“中国新文人画展”、“新中国美术60年大展”。

出版《二十世纪下半叶新文人画.刘二刚》、《无闷集》、《画里画外》、《庙亭山随笔》、《午梦斋随笔》、《且文且想且画》、《一个宇宙一个人》、《独上高楼》等。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及私人收藏。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