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诗词歌赋] 沉痛哀悼著名诗人、《诗选刊》杂志社社长、主编简明先生

6 已有 1390 次阅读   2019-08-23 07:38

沉痛哀悼著名诗人、《诗选刊》杂志社社长、主编简明先生 

来源:诗歌月刊

简明,诗人,评论家,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诗选刊》杂志社社长、主编。著有:诗集《高贵》、《朴素》、《大隐》(汉英韩)、《手工》、《草原跋》等多部;评论随笔集《读诗笔记》等多部;作品曾获1990—1991年度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前身),共三届河北省文艺振兴奖、孙犁文学奖、闻一多诗歌奖、陈子昂诗歌奖,诗歌作品被译为英、法、德、西、俄、日、韩等多种文字。

《朋友要有一个好归宿》——悼念诗人简明

赖廷阶

朋友啊,朋友

你突然走了

朋友啊,朋友

你去哪里了

你去的地方

要是一个好归宿

你的诗歌说要找归宿

希望你找到好归宿

你要突然去什么地方远行

走得怎么这么急?

朋友啊朋友

你关心农民工

你关心他们如何生存

朋友啊朋友

你关心万物

关心身边的一草一木

你的心还在诗歌里

走得太急急忙忙了

大家都还不知道

你就出发了

你要去找自己的归宿

你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就好

你的归宿没有在这里

你的归宿你自己带走了

剩下的,朋友们

在这里牵挂你

牵挂你要走得好一些

简明诗歌选

立体的祖国

天空、海洋、森林、高山和平原

工厂、公路、学校、村庄和家庭

阳光、氧气、黄金、煤炭、石油和盐

特区、高速公路、机场、粮食和水

十四亿人民心中的祖国

以她空前辽阔的怀抱,无限兼容的内存

将这些互不相干的生命体,联系起来

并且让它们以超过百分之七的加速度

成——长

让新时代的曙光,在十万社区奔走相告

让青山绿水,覆盖绵延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区域

让扶贫攻坚的春风化雨,联络容量为十四亿水立方的雨季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脚步,没有停顿,更加铿锵

伟大的事业像博大的爱,没有盲区

没有东,没有西,没有南北

没有上,没有下,没有先后

消灭庸昧和贫穷,奔向繁荣和富强

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不分种族

只有初心和孜孜不倦的大怀柔

托举华夏儿女的头颅,朝上

尊严的唯一方向

把天梯架设在心跳上

把梦想夯实在砥砺前行的拼搏中

让我们体会无所不在的立体祖国

新——中——国

新——时——代

致塞罕坝

我的叙述,从未像现在这样

在无数词汇的碰撞

组合、分解和升华中

急切而无助。远不止

无助于诗人的给予

远不止无助于诗人的赞美

因为见证了太多

远不止无力急切地说出一切

一个人的声音,瞬间

与所有的人共鸣

总有一些比我们早醒的人

比我们更早的看到日出

却更晚的听到喝彩

鸟类,总是比人类

更早地察觉灾难

他们也因此,赢得我们的

爱和敬重

眼见为实!宏大的开场仪式

撞击着我的感观

视觉、嗅觉、听觉和触觉

谁最先登场,谁就多一次

身心的震撼,谁最先离场

谁就少一次灵魂的救赎

曾经荒芜过的土地

更懂得荒芜

所有的草木都饱经风霜

而风霜,最怀念的是

这里的一草一木

它们知冷暖,懂感恩

并且精神焕发地证实了

脱胎换骨的洗礼

是从曾经的寸草不生开始的

让接受过阳光和雨露

哺育的事物,飞快地长大

高过草尖和树梢

高过云,高过我们头顶

怎样的生活才需要铭记?

土地蜕变之前的景象

给了我叙述未来的理由

土地改变了河的两岸,改变了

水的流向、温度和命运

而不是逝水无情

而不是唯有河水浇灌一切

在水之下,水草跳跃而倾斜

颤栗而幸福,在土之上

从土地的承受,和心的承受开始

空气就已经湿润了

核桃的立场

核桃是一种有立场的山果,盘踞雾灵山中

并非虎落平川。被称之为天堂的地方

总是山水共患,人畜同福

核桃满腹经纶,抑或满腹惆怅,将自己装满

填实,坚硬的外壳像甲胄

缺损之处,反而固若金汤

拳头击碎了核桃,不是拳头

多大本事,而是善良本身

没有设防

人与物各有其软硬,核桃皮

越来越薄,像人情

以及越来越脆弱的人心

—— 当水离开了源头,流水的路线

便成为立场,核桃破裂,如同内部哗变

不是花谢,而是花开

一棵核桃树与另一棵核桃树

始终保持着距离。不像山水缠绵

人与人搅成一团糊状

生活的倾盆大雨,淹没了雾灵山之外

庸碌的人,生活像空气

它无所不在,无所在

无论愿意与否,我偶尔会想起

从眼前突然消失的人

我知道:他们已经不爱这样的生活了

核桃也会从核桃树上

消失。坚实的大地多可靠呵

核桃已经不爱高高在上

在雾中对话,像核桃之间的倾述

抑或,像风与尘埃。我希望掌控

自己独行的步履

我喜欢这样一句话

—— “这里的水太硬”

好像是说:核桃心肠太软

无邪

我常去看望我自己,另外一个

呼吸与行走的身体。我们彼此欣赏

感触,陌生又熟悉

——我伸出手,不为击碎什么

也不为获取。我们需要净化

已经抵达的地方

我说前半句,我自己,会意后半句

高山流水的必由之路。如果碰到硬物

我会变换一种方式,让黑暗

弥漫,阻隔真相和存在

阻隔恐惧和伤害。黑暗如同手套

它帮助我们,占有更多的

温暖。蓝色的、粉色的、橙色的

经手指,入肺。灵魂的盲区

亦是手的

手已经玷污了太多——新鲜的空气

水、粮食和语言,无论伸手

缩手,从未轮空

北方有陶(节选)

1

大水没中原。举目至远,暸望东西南北

追日的夸父离土升天,治水的大禹

立地成佛,刀耕火种的先民

传种接代,崇文尚德的燕赵人

延年奉天

6500万年前的地壳运动

山河浩荡,一马平川

相生相克的水土,主宰大乾坤

2

天光照混沌,慧心开四方

黄河之水自上游巴颜喀拉山脉

解密九曲十八弯的冰川季

下游,欢腾

内圆向天,外方向地

慷慨悲歌的黄河水,拓土平疆

星罗棋布的炎黄子孙

安居乐业

3

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

旄旌执黑劫数六

五德终始阴阳家

万川归秦,九九归顺

泰山刻石郡县制

车同轨,书同文

小篆书,大文献

一统天下度量衡

4

秦川八百里,秦宫佳丽三千余

富丽堂皇的帝国大殿

坍塌于直柱

而非弯梁

远交近攻白起坑

近忧远虑阿房宫

天水灌顶,地火烧心

秦亡人气散

小隐一千投江河,中隐一千

嫁邯郸,大隐一千

入朝

换汉服

5

水动陶耳响,天倾正北方

黑色是潜入大地内部的光

表里如一

胶泥红,细沙黄

制坯造器,熏烟封窑

结构磁州府之外的大秩序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